www.099128a.com

【史林漫步】岳飞冤案之后

时间:2019-08-16 14:2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岳飞被以莫须有之名冤杀于风波亭之后,风波并未停止。风波亭之后那些事,似乎更值得一说。 岳飞被害后,迫于舆论压力,朝廷暂停杀戮。但秦桧并没有缩回罪恶之手,放过岳飞家人。据南宋王明清《玉照新志》记载:岳飞长子,时年23岁的岳云随父死于冤案;17岁的

  岳飞被以“莫须有”之名冤杀于风波亭之后,风波并未停止。风波亭之后那些事,似乎更值得一说。

  岳飞被害后,迫于舆论压力,朝廷暂停杀戮。但秦桧并没有缩回罪恶之手,放过岳飞家人。据南宋王明清《玉照新志》记载:岳飞长子,时年23岁的岳云随父死于冤案;17岁的次子岳雷和年仅12岁的岳霖、7岁的岳震被流放惠州。奉上意,地方官将他们安置在寺庙一个“仅能容身”的小茅屋中,并限制人身自由。这使岳雷身心备受打击,后未等到父亲平反便含恨而死;之后,岳云的妻子巩氏拖儿挈女与小叔岳雷的妻女一同结伴,迁往潭州聚族而居。

  岳飞妻子,时年41岁的李娃则带着3岁的岳霭被流放于岭南。岳飞的两个女儿也很惨。大女儿岳安娘史书没有过多记载。据《说岳全传》记载:次女岳银瓶为给父兄伸冤,逐级上访、辗转奔走,却遭到官军的阻挠和打压,一怒之下,13岁的她“抱银瓶坠井而死”,因此民间称她为银瓶娘子。作为“罪臣”家属,他们的日子过得举步维艰。不仅要忍受一些人的故意刁难,生活上更是捉襟见肘。这些孤儿寡母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朝廷配给的那点微薄米粮。仅仅这点待遇也惹得那些奉迎上意的马屁精不爽。漳州知州上书朝廷,强烈建议取消对岳飞家属的米粮供应,意在斩草除根。朝中大臣王明清在《玉照新志》中气得大骂:“士大夫为官爵所钓,用心至是,可谓狗彘不食其余矣!”这个正直的读书人隐去了这位知州的名字,说怕他玷污了缙绅的清名。

  人心从来都是趋利避害的。在岳飞蒙冤之时,周围人反应各异,将世情百态表现得淋漓尽致。老友、老部下个个义愤填膺,有的仗义执言,出手相助;有的沉默不语,小心翼翼地观望;有些人却在这场旷古冤案中,将麻木冷漠、残忍无情无限发挥,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南宋之初,西安落入了金人之手,有个叫姚岳的年轻人不堪残暴统治,遂逃到四川。后历经苦读,于1132年考中进士。虽然高中,但在战乱之中找一份工作谈何容易?姚岳四处求职无果。当时岳飞任知潭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使、都总管。偶然看到姚岳这个名字时,心里既吃惊又兴奋:自己姓岳,母亲姓姚,他居然叫姚岳,这也太巧了。他觉得这是上天送来的奇遇,于是立即招姚岳为幕僚,从此将他引为亲信。姚岳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地靠近了组织,开启了他的仕途之旅。谁能想到这么深重的知遇之恩,却能在恩人遭遇变故时被抹得干干净净。

  岳飞蒙冤后,姚岳做了两个大动作:一是否认自己曾经是岳飞部下。二是向宋高宗上书:“乱臣贼子侵叛,州郡不幸污染其间,则当与之惟新。”说岳州百姓不幸与逆臣同姓,应该改地名,免得百姓对岳飞盲目怀念。宋高宗立刻同意。《宋史·高宗本纪》载:“公元1155年,以言者追谮岳飞,改岳州为纯州,岳阳军为华容军。”

  作为南宋中兴四将之一的大将,张俊一路靠实力说话。从极力拥戴赵构为帝到平定苗傅、刘正彦叛乱……他用一桩桩战功直接走进了赵构的亲信队伍,从此死心塌地效忠高宗,依附秦桧。此人虽勇猛,但生性贪婪,对自己经历那么多血战却没积下钱财一直耿耿于怀。后来他不断揣摩上意,终于领悟做妥协派才利于自身发展。于是他开始热衷于内斗、处心积虑想独揽军权,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自从张俊与秦桧结为同盟,抗金派就成了他们打击的目标。首先发难于韩世忠。先是削去其兵权,再由张俊出面游说岳飞,提议平分韩世忠的背嵬军。岳飞怎肯干这样下三烂的勾当?二人再出毒招,由秦桧秘密逮捕韩世忠的部下胡访,逼他诬告韩世忠谋反。岳飞得知消息立即告知韩世忠。韩世忠连夜面见皇帝,声泪俱下地澄清事实,历诉战争之苦,这才避免了杀身之祸。张俊、秦桧由此迁怒岳飞。于是故伎重演,收买岳飞军前军副统制王俊,让他诬告岳飞长子岳云和部将张宪,然后顺理成章地累及主帅。是他胁迫岳飞解除兵权,出任无实权的枢密副使;是他编造了岳飞在淮西战役中违抗圣旨、逗留不进的弥天大谎,使赵构、秦桧找到借口,又将岳飞的枢密副使之职也罢免。可以说,张俊很好地执行了高宗和秦桧的意图,他是第一个把岳飞推进火坑的最高将领。正如岳珂所言:“先臣之祸,造端乎张俊。”

  罗汝辑曾历任吏部尚书、国信使、龙图阁学士、严州知州。他是秦桧的跟屁虫,在捏造岳飞罪状方面是主力。

  岳飞的部将王俊,职位是岳家军前军副统制。岳飞蒙冤时,他跳出来状告前军统制张宪,说他受岳飞、岳云指使谋反,并与张宪当面对证。

  王贵是岳飞离任后总管岳家军的鄂州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他接了王俊的诬告信后马上转交上级。接着,统制官姚政、庞荣、傅选等纷纷在王俊的诬告信上签字。这些势利之徒信口雌黄地为岳飞炮制了四条罪状。一、岳飞坐拥重兵,于两军未解之间,十五次被受御笔,并遣中使督兵,逗留不进;二、及于此时辄对张宪、董先指斥乘舆,情理相切害者;三、与张宪、董先,要跎踏张俊、韩世忠人马;四、及移书与张宪,令“指置别作擘画”,致张宪意待谋反,据守襄阳等处作过。

  岳家军一向对岳飞忠心耿耿,极尽拥戴。在主师遭遇滔天冤情时,却没有任何动作,这正常么?除了策反上述人物,在决定将岳飞处死之前,宋高宗早就做足了动作,专门针对岳家军颁布了一系列铁血政策:王贵在做完帮凶后引疾辞职;牛皋莫名猝死,有说被人毒死;徐庆被调到地方任职;董先调鄂州御前诸军统制,侍卫亲军步军统制;李道调鄂州御前诸军统制……军中幕僚孙革、黄纵、于鹏等人全被发配编管。胡闳休为了保命以装疯度日。岳家军的头头脑脑死的死,散得散,哪里还能行得起号令,为主帅伸张正义呢?有了这样充分的铺垫,再加上一干无耻之人的附和参与,高宗根据四条无中生有的罪状,派出自己最为宠信的高级将领、殿前都指挥使杨存中顺利地将岳飞“逮系诏狱”,并公开张榜。御史中丞何铸和大理寺卿周三畏被特命为正、副主审官。当主审官何铸见到岳飞后背上“精忠报国”四个大字时,良心发现,竭力替岳飞辩解,力证其无罪。秦桧眼看着局面就要失去控制,遂上奏宋高宗,高宗改任阴险歹毒的万俟卨为御史中丞,任主审官。

  万俟卨本是湖北提点刑狱。昔日,看岳飞频频在战场上取得辉煌,他觉得此人前途不可限量,于是拼命巴结时任定国节度使的岳飞。他知道岳飞是个君子,俗世的美女金钱撼动不了他。只有为他的前途着想,他才有可能对自己亲近。万俟卨搜肠刮肚之后向岳飞提出了四点建议:足兵足财树威树人。岳飞听后将万俟卨训了个狗血喷头:“你这不是纵容挑唆我‘拥兵自重,割据称雄’吗”?讨好不成,气急败坏的万俟卨跑到秦桧处好一顿喷粪。

  这一页翻过去好久,当突然听到自己将做岳飞主审官的命令时,这个曾经溜须不成的家伙此刻在内心狂笑:“苍天有眼,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性本禽兽之人,害起人来从来不会有任何压力!他对岳飞酷刑毒打,无所不用其极。岳飞、岳云、张宪三人任凭酷刑折磨,始终未在“抗命供状”上画押。虽然没有口供,但并不妨碍奸人丧尽天良。在最高权力者的授意下,这些人愣是将白说成黑,将无说成有,自断臂膀,绝了帝国后路。

  宋高宗本就不是雄才大略的性格,再加上曲折坎坷的经历,更使得他心理萎缩,行事荒诞!

  当金军的铁骑踏平开封的城门,赵构曾作为人质前往金营寻找和议的突破口,因不被信任而侥幸生还。逃离狼窝后,他跑到南京成立了南宋王朝。没有建国之初开疆拓土、励精图治的大手笔,却是被金军追着屁股一路逃亡到海里。颠沛流离中,由于受惊吓失去了生育能力,致使他没有子嗣。后来南宋频频遭遇金朝攻击,他一直把忍辱负重当成准则,对金俯首称臣以孙辈自居。如果论忍功,没有任何一个皇帝能超过他。他的字典里只有苟活没有羞耻。国难家仇在他都是浮云尘埃!这样的经历注定了赵构的心胸和眼光以及非理性的性格。他不想打胜仗,万一父亲和哥哥真的被救出狼窝,所有努力和曾受的苦岂不是竹篮打水?看岳飞誓死迎回二圣的架势,他愈加惶恐厌恶。多年富足安乐的宫廷生活早已浇灭了虚幻的理想,龙椅被磨合得熨帖而舒适,怎甘心让别人坐!这一切都是靠忍辱偷生、千难万苦换来的,哪怕它是个梦,也愿倾尽余生,长梦不醒!如果梦碎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心胸始终着眼于小富则安的他,终于把狭隘思维投射到了十二道金牌上。步步紧逼之下,正把金兵打得落花流水,眼看胜利在望的岳飞不禁慨然长叹:“十年之功,毁于一旦!所得州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

  公元1142年12月29日,南宋朝廷以“莫须有”之名将岳飞杀害于杭州风波亭。

  秦桧失势之后,金主完颜亮公然撕毁条约,再次侵略南宋。主战派再次抬头。太学生程宏图、殿中侍御史杜莘老纷纷上奏,希望高宗“昭雪岳飞,录其子孙,以激天下忠臣义士之气”。在军事压力和主战舆论高涨的态势下,赵构不得已下诏,将羁管于岭南和福建等地的岳飞、张宪家属“放令逐便”。这意味着,岳飞家属子女终于自由了。民间的正直之士趁机挺身而出,为岳飞案的平反振臂鼓呼。

  《雍也》里的“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道尽了安贫乐道、淡泊名利的修为境界。它的作者是孔子最得意的弟子春秋末期鲁国人颜子。他的第五十三代孙叫颜度。此人文化修养、官品私德甚好。这个人是岳飞的忠实粉丝,也是岳案平反的极力促成者。

  在岳案平反呼声日益高涨时,颜度上奏,请求继位的宋孝宗顺应民意。大将韩世忠的儿子,时年担任户部尚书的韩彦直也发出了正义之声。公元1162年,赵构禅位,当了太上皇,赵眘继位。即位之初即顺应民意,下诏曰:“故岳飞起身行伍,不逾数年,位至将相。……飞虽坐事以殁,而太上皇念念不忘,今可仰承圣意,与追复原官,以礼改葬,访求其后,特予录用。”在各方强烈呼吁下,同年十月,孝宗又发第二道平反诏书,对岳飞功绩褒扬备至:“故前少保岳飞,拔自偏裨,骤当方面。志略不专于古法,沉雄殆得于天资。事上以忠,至无名之难掩,众所共闻。”

  这一年,岳飞的妻子李娃62岁,岳霖33岁,岳震28岁,岳霭24岁。整整20年过去了!这一天,他们等得太久太久。

  不得不说,孝宗是一位有情有义的刚直皇帝,要知道,他为岳飞平反之时,一手促成岳飞之死的高宗赵构还活着,且时不时地干预一下朝政。可以想见,他背后做了怎样的功课,才将这一大案的平反摆上桌面。

  岳飞之死在当年是朝廷亲自钦定的天字一号大案,谁敢逆风而上去收藏岳飞遗骸呢?有一个人,一个这辈子注定都没有机会显山露水的小人物,却凭着一腔热血走进了历史。他就是临安监狱的狱卒隗顺。

  当年,岳飞的遗体躺在冰冷的地面,满朝文武皆知岳飞含冤而死,可畏于秦桧淫威,谁也不敢为其收尸。而岳飞亲人被流放千里,一些正直之士被贬的贬,撤的撤,门生故吏则唯恐避让不及。难道就这样任由英雄之身孤独腐朽,终化白骨?隗顺偷偷哭过之后,疯狂出离的正义和愤怒让他不顾一切!他于深夜潜入行刑室,躲过众人,背起岳飞尸体出城而去。为了日后祭祀方便,他解下岳飞的玉环系在其腰上,将英雄简单包裹,埋在九曲丛祠边,又在土丘上种上了两棵松树为记。

  公元1177年12月,前太常少卿、转任江南东路转运副使的颜度再次上奏,要求给岳飞定谥。太常寺拟谥以“忠愍”二字。意为岳飞精忠报国,赤心救民,被害后万民悲哭。孝宗虽然在平反案上很开明,但也要维护皇家名声。他认为用“愍”字是在明白无误地告诉天下,宋高宗冤杀忠臣是昏聩之举。“孝宗以为用愍字,则于上皇为失政,却之。”经过一年多的讨论,此事告一段落。公元1179年正月,即孝宗为岳飞平反之后的第十七年,颜度再次奏请为岳飞定谥。最后孝宗拍板,定谥“武穆”。武:折冲御侮;穆:布德执义。合起来是武穆谥公。意为岳飞“内平群盗,外捍丑虏”,且“治军甚严,定乱安工”。这个谥号虽比不上“忠愍”二字,但对岳飞外御强侮、精忠报国的一生也算是给予了肯定。

  孝宗又追复岳飞少保、武胜定国军节度使、武昌郡开国公等官职、爵位,岳飞夫人李氏追复楚国夫人封号,儿子岳云、岳雷也都追复旧职。同时朝廷以隆重礼仪对岳飞墓进行改葬,迁葬于杭州西子湖畔栖霞岭,是为“宋岳鄂王墓”。并以百万巨资在其家乡河南汤阴建庙立祠,赐名“忠烈祠”,以供世人纪念。同时又下令归还岳飞全部财产,下令寻访其流落各地的后代,予以录用。另外对那些当年曾诬陷谋害岳飞的秦桧党羽和爪牙一一问罪,给予重处。孝宗此举可谓大快人心,朝野上下一片振奋。岳飞冤情至此得以彻底昭雪。

  耐人寻味的是,岳飞的后人打破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的世俗规律。身为名将之后却反常地端起了书本,以治学过活。只有经历过痛彻骨髓的苦楚才会痛改家风。终其一生,岳霖都在搜集岳飞遗文以修编成书。他的儿子岳珂在其整理的资料上写下了《鄂国金佗粹编》《续编》《桯史》,为研究岳飞事迹提供了第一手史料。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