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99128a.com

他们是寂寞的也是光荣的

时间:2019-08-12 09:4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1945年8月,中国首支伞兵部队在衡阳,对驻守在台源寺的日军发起突袭。战斗中,4名中国伞兵牺牲,安葬在当地。 他们是寂寞的,也是光荣的,他们有资格接受更多后人的致敬。当地一名为老兵重新立碑的热心人如此感叹。 他们是中国第一批空降兵,在抗日战争中空

  1945年8月,中国首支伞兵部队在衡阳,对驻守在台源寺的日军发起突袭。战斗中,4名中国伞兵牺牲,安葬在当地。

  “他们是寂寞的,也是光荣的,他们有资格接受更多后人的致敬。”当地一名为老兵重新立碑的热心人如此感叹。

  他们是中国第一批空降兵,在抗日战争中空降衡阳,配合地面部队对日军进行突袭,战死沙场;他们是无名英雄,几十年来,一直被埋葬在衡阳县台源寺附近的一块简易墓地内,直到几年前被爱心人士发现……

  2月27日,潇湘晨报记者从公益组织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老兵回家”项目处了解到,该组织日前通过走访当地百姓、查阅史料、DNA鉴定等多种方式,确定其中三人的身份:周剑敌(四川成都人)、孙根长(浙江人)、章峰(祖籍广东梅县,南洋华侨)。

  该组织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将为几位战士重刻墓碑,并帮助他们找到其后代家属。

  据衡阳市星光爱心会、湖南老兵之家志愿者唐海辉介绍,最开始关注到这一块墓地的是在当地建设农场的生意人王延辉。在2014年,王延辉偶然听到当地老人陈玉龙说起,在他家附近有一块坟地,里面埋葬着几位在抗日时期牺牲的老兵骸骨,这几人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伞兵。

  已去世的陈玉龙曾向王延辉回忆,当时他已经11岁,他亲眼目睹他们被安葬。陈玉龙还说,伞兵的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遭到破坏,随后迁移至现在的地方安葬。

  王延辉在查阅史料后,于2015年与当地历史爱好者萧培共同出资重建了一个墓碑,上书“公元一九四五年七月四名伞兵和二名美军顾问牺牲于台源寺战役。”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每年的清明节,王延辉都会携妻儿前往祭拜。“他们是寂寞的,也是光荣的。他们有资格接受更多后人的致敬。”王延辉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此感叹。

  唐海辉后来在走访中看到了这个简易墓地,并与萧培一道查阅史料,证实埋葬在此的几位战士,是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中国第一代伞兵成员。

  随后,他与公益组织“老兵回家”联系,想进一步确定牺牲老兵身份。2018年5月19日,在该组织联系之下,西北大学文博学院副教授陈靓到衡阳县洪市镇加福村实地考察,着手对牺牲伞兵遗骸进行挖掘、鉴定、收殓,清理出四具遗骸,与此同时还出土了部分疑似降落伞伞布、纽扣、牙膏皮等遗物。

  采集人员对其中三具采样并送至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进行鉴定(其中一具因为破坏严重无法完成鉴定)。

  这些牺牲老兵生前属于哪支部队?唐海辉说,空降兵曾称伞兵,而这几人所属的部队在历史上较为神秘,当时为保密对外以“鸿翔部队”代称。

  找寻的工作一直未停歇。2018年11月8日,台湾罗吉伦专程来到加福村祭拜,了解情况。通过罗吉伦,唐海辉了解到,在高雄有一座天兵忠灵祠,由退役伞兵集资购地兴建。在祠里忠烈墙上刻有衡阳之役三位牺牲伞兵人员名单:周剑敌、杨本芳、章峰。

  今年1月24日,罗吉伦在台湾桃园找到参加过台源寺之战的鸿翔部队老兵李云棠。

  据史料记载,1945年6月6日,中国伞兵部队共有突击二队的步兵一、二分队及三分队1个战斗组,共76人全部安全降落在衡阳洪罗庙地区,在当地抗日力量协助下进入附近一所古庵建立据点,隐蔽待命。8月1日,伞兵部队奉命突袭攻打台源寺日军据点。

  李云棠说,这场战斗中,他共有四名战友牺牲。第一位是他的分队长——二分队的周剑敌上尉。李云棠回忆,周剑敌是四川成都人,黄埔十六期毕生生。李云棠说,突袭台源寺当天由第一、二分队主攻,周剑敌身先士卒,带领队员突击,在变换阵地时在他右边三米左右遭到日军狙击,倒地之后就再也没起来了。李云棠至今还保留着他的一张照片。

  李云棠说,第二位牺牲的战友是二分队下士孙根长,是名火箭筒射手,高中毕业,到广西后加入鸿翔部队。战斗中,孙根长用火箭筒射击日军阵地,遭到日军狙击倒下重伤,不久后牺牲。

  第三位牺牲的战友是一分队下士章峰,是名机枪手,广东梅县人。李云棠回忆,章峰是南洋华侨,抗日战争时回国参战,详细情形因为时间太久他忘记了。李云棠说。第四位牺牲的战友的姓名因为时间太久远,他忘记了。只记得这名战友是三分队的,战斗中倒在田中呻吟,之后被村民发现救了起来,但因伤势过重而牺牲。

  李云棠很肯定的说,天兵忠灵祠中忠烈墙上刻的衡阳之役牺牲伞兵人员名单中的杨本芳,只是负伤没有阵亡。对于美军顾问的伤亡情况,李云棠明确说出有两位美国人受伤:米勒腰部子弹贯穿,贾兰特肩部受伤,后来搭机送到昆明治疗,该战役中并没有美国人阵亡。

  今年2月18日,此前被送往复旦大学分析的样本结果也出炉。记者在这份由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出具的报告中看到,鉴定结果显示,三个样本应均为东亚黄种人,他们是美国白种人的概率极低。这也与李云棠的讲法相符。

  唐海辉说,通过多方信息确认,在墓地中埋葬的几人中有周剑敌、孙根长、章峰,另有一人暂时无法确认姓名。

  “老兵回家”遗骸鉴定项目负责人余浩表示,这些战士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将在今年清明节期间为其重新刻碑,并帮助他们寻找亲属后代。

  在相关信息发布后,已经有一名疑似孙根长的亲属与他们取得联系,这名亲属所说的信息,与他们掌握的史料信息相吻合,此后他们将安排这名亲属与老兵遗骸DNA作比对,如果能够比对成功,这将是第一例通过DNA信息确定后代亲属的先例。

  余浩还表示,如果有了解相关信息的人士,可以与他们取得联系,他们想尽快帮助几位英烈找到亲属后代。

  周剑敌、孙根长、章峰、李云棠,这些曾经的热血青年,想要进入“鸿翔部队”的首要条件是什么?那就是必须受过良好的教育。

  据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主办的综合军事类期刊《军事史林》记载,1944年1月,杜聿明在昆明组建了第五集团军第一伞兵团,代号为“鸿翔部队”。这支部队所有营、连、排长都是从主力部队中挑选的文化程度高、身体素质好、战斗经历丰富的军官。士兵则从各部队中选调战斗骨干和从桂、黔、滇等地招募的知识青年组成。部分士兵还从当时的西南联大招募。1945年4月,第五集团军第一伞兵团扩充改编为执行空降作战任务的陆军突击总队,由美军提供武器装备,派出顾问帮助训练和负责作战指挥。

  1945年5月,中国军队在桂北、黔东、湘南等地展开局部反攻,陆军突击队先后在湖南、广东、广西侵华日军进行了3次小规模的空降突袭。1945年6月,中国伞兵部队突击二队76人在衡阳洪罗庙地区安全降落,随后进入附近一所古庵建立据点,隐蔽待命。8月1日,突击二队接受命令,在当地游击队的配合下攻打台源寺日军据点。台源寺当时设有日军的大型粮库,驻有日军一个步兵中队和一个骑兵队共100余人。突击二队8月1日深夜奔袭25公里,于2日凌晨进入攻击出发位置,天亮后发起进攻。日军龟缩在碉堡内,依托坚固工事死守待援。美军顾问以机枪密集扫射掩护,突击二队工兵接近碉堡,最后用炸药将碉堡炸毁。下午1时结束战斗,歼敌近100人。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随后突击二队开赴长沙协助政府官员接受日军投降。

  在衡阳的一些往事深深地留在李云棠回忆中。李云棠至今保留着一套衣服。他说,他们空降后,衣服都破了脏了。因为没有换洗衣物,伞兵们把降落伞剪裁下来,请村民缝制衣服。当时有位年轻女村民,有意帮李云棠缝制一套衣服,李云棠很感恩,但深知自己身为军人,终有一天会离开当地,无法给女孩承诺,所以就将剩余降落伞全部剪裁成布送给女孩。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